• <td id="eqmuw"><bdo id="eqmuw"></bdo></td>
  • 律所要聞Firm News

  • 律所新聞
  • 社會活動
  • 學術討論
  • 其他
  •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10-51291158 51291168

    首頁>律所要聞>學術討論

    法大要案系列之一:王金良涉嫌職務侵占被逮捕后最終獲得國家賠償案

    時間:2020-09-27來源:法大律師官網

           法大律師事務所成立三十五年來,承辦了許多國內外有重大影響的案件。近年來,法大律師一直傳承法大律師事務所辦理各種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的優良傳統,承辦了大量涉及當事人重大利益、具有典型意義的案件。最近,法大律師微信公眾號擬推出一批法大律師承辦的優秀案例,以總結經驗,傳播推廣,為下一步集結出版儲備資源。

            入選的法大要案主要把握以下幾類標準:

            一是針對冤假錯案,敢于直面公檢法的違法辦案事實,最終為當事人洗冤的案件;二是承辦律師為了當事人的利益,面對紛繁復雜的案件情況,充分體現專業水平和敬業精神,堅定全面維護當事人利益的案件;三是成功辦理的新型前沿案件;四是在某一領域產生較大影響的案件。

             下面推出第一例:王金良涉嫌職務侵占被逮捕后最終獲得國家賠償案

              承辦律師:李維、郭佩青、張綱、吳楊虎

             入選理由:王金良涉嫌職務侵占案,本為民事糾紛,卻被違法拘留逮捕,歷時七年,最終無罪并獲得國家賠償。是糾正公安機關錯誤插手經濟糾紛,保護民營企業家的成功案例。

             主要案情:

             1、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企業家王金良身陷囹圄

             2012年,在山西創業成功的河南輝縣市籍企業家王金良回鄉創業。與郭某、張某簽訂了《房地產開發合伙協議書》,約定由三人成立輝縣市東寶華藝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華藝公司)共同開發河南省輝縣市輝都花園項目。公司注冊資金為2000萬元。開發過程中,三人先后將自有資金4000萬左右投入到輝都花園的項目之中。開發以來,項目支出征地款、設計費、拆遷費等開發成本達3500多萬元。

             2014年初,王金良、郭某、張某達成了先由王金良收購郭某的項目份額,再由張某收購王金良的全部項目份額后由其一人控制華藝公司的合意。也就是說,王金良、郭某退出公司,其投入的資金本息退回本人。退出后企業成為張某的一人公司。2014年2月21日,項目的合伙人就如何退出平賬達成一致,即將項目所有開支進行確認,確認后華藝公司余8萬元現金由張某接收,并逐漸辦理將股權全部變更為張某控制公司的手續。期間將王金良、郭某投入公司的資金退回,公司轉由張某一人控制。

            退出完成,張某接手后,向公安局報案,指控由華藝公司賬戶退回王金良的1098萬元及當時投入的200萬元鋼材、汽車等折價款為非法侵占公司所得,向輝縣市公安局報案。

            2014年10月15日,王金良因職務侵占罪被輝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1月22日經輝縣市檢察院批準逮捕。

            2、無罪辯護意見得到采納,王金良被羈押271天后被取保候審

           接受委托后,承辦律師認為根據常識,即可認定王金良無罪。

          王金良等三名合伙人在投資華藝公司后,達成退出協議,由其中合伙人之一張某一人接手公司,當時確認移交時,公司賬戶現金為8萬元,張某簽字確認。

           如果張某控告的職務侵占罪能夠成立,那王金良需要退贓,也就是說王金良從華藝公司退回的1098萬元及200萬元鋼材、汽車等折價款需要返還華藝公司,華藝公司的資金就會增加1298萬元,而公司的權益最終是歸屬于股東的,當時張某認可的公司余現金8萬元就會變成1306萬元。這樣一來,最終歸屬于股東張某的權益增加了1298萬元。

           而這一切,就是基于公安機關將其作為職務侵占的刑事案件處理的法律后果,使控告人獲得了民事合同以外的巨額利益,明顯不可能成立。因此,這個案件肯定是個無罪案件。

           法大律師介入后,向檢察院提交了辯護意見,明確提出該案是公安機關插手民事糾紛的案件,公安機關涉嫌用公權力幫助張某增加財富。

            檢察院采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要求公安機關撤回起訴。王金良被羈押271天后被取保候審。

            3、公安機關兩次取保候審、一次監視居住,拒絕撤案

            2016年7月14日,輝縣市公安局對王金良作出解除取保候審的決定。2017年7月14日,輝縣市公安局又對王金良作出監視居住的決定。一年期滿后,輝縣市公安局第二次對王金良作出取保候審的決定。2018年1月16日,輝縣市公安局對王金良作出輝公(經)解保字(2018)38號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但卻拒絕撤案。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刑訴法司法解釋第一百二十七條規定,人民法院不得對被告人重復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措施。同樣,輝縣市公安局在偵查階段前后兩次重復對王金良取保候審的決定明顯違法。

            面對這樣明顯的違法行為,受托律師在憤懣中堅持不懈,多次向人民檢察院舉報公安機關的違法事實,要求糾正其違法行為,請求人民檢察院責令輝縣市公安局撤案,并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

            4、法大律師受托向輝縣市人民檢察院申請國家賠償,并獲得支持,冤案終得以昭雪

           王金良第二次取保候審期限從2017年1月16日起算,至2018年1月16日屆滿。在解除取保候審后,輝縣市檢察院對本案超過一年未移送起訴、作出不起訴決定,公安機關也未撤銷案件。盡管公安機關拒絕撤銷本案,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刑事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解除、撤銷拘留或者逮捕措施后雖尚未撤銷案件、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判決宣告無罪,但是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國家賠償法第十七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終止追究刑事責任:……(二)解除、撤銷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拘留、逮捕措施后,辦案機關超過一年未移送起訴、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撤銷案件的……”。根據該規定,王金良已經被終止追究刑事責任,可獲得刑事司法賠償。2019年7月,法大律師代理王金良向輝縣市人民檢察院申請刑事司法賠償,并在2020年4月9日得到輝縣市人民檢察院的支持。

           至此,本案前前后后歷經七年,最終得以昭雪。

           冤案已經昭雪,但王金良當時正在投資8000多萬元的山東莘縣鑫華供熱有限公司受此影響,最終倒閉。當時經營良好的安澤縣東寶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經營也陷入停頓,造成了重大損失,讓人扼腕。








    ?亚洲国产中文在线视频免费_国产免费视频_亚洲国产在线视频精品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