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eqmuw"><bdo id="eqmuw"></bdo></td>
  • 經典案例Classic Case

  • 民事訴訟
  • 行政訴訟
  • 房屋地產
  • 知識產權
  • 刑事訴訟
  • 勞動合同
  •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10-51291158 51291168

    首頁>經典案例>勞動合同

    在職期間違反競業禁止條款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時間:2011-02-11來源:北京市法大律師事務所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08)海民初字第22776號

    原告學大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新街口外大街19號京師大廈9503室。

    法定代表人李如彬,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陳振洲,北京鑫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韓永杰,北京鑫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陸韜,男,漢族,1977年12月7日出生,無業,住浙江省杭州市閘口新村59棟1單元602室。

    委托代理人黃偉源,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學大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學大公司)訴被告陸韜競業禁止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學大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陳振洲、韓永杰,被告陸韜的委托代理人黃偉源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學大公司訴稱,原告是一家專注于中國教育服務領域服務的全國連鎖個性化教育科技公司。被告陸韜原系我公司員工,于2007年8月30日至2008年6月7日在我公司工作,任原告杭州分公司副總經理、負責人。2007年9月4日,雙方簽訂了《保密協議和競業禁止合同》,合同第八條、第十一條、第十五條約定,陸韜在原告任職期間及離職后一年內,非經原告事先同意,不得服務于與原告生產、經營同類產品或提供同類服務的其他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包括股東、合伙人、董事、監事、經理、職員、顧問等等;在職期間不得在與原告存在競爭關系的企業兼職甚至任職,不得自行組織公司與原告競爭,離職之前不得搶奪原告客戶,不得引誘其他雇員離職。如上述行為涉及被告近親屬,或被告借助他人名義,均視為被告行為,由被告承擔違約賠償責任,違約金數額以10萬人民幣計算。如被告的違約行為給原告造成損失,應當賠償損失,違約金不能代替賠償損失。被告陸韜在原告公司任職期間,其母親趙美珍與他人共同出資設立了由趙美珍擔任法定代表人且與原告具有同業競爭關系的杭州思承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承公司)。陸韜公然利用我公司資源為思承公司進行師資培訓和公司運作指導,并直接參與該公司員工的全面招聘工作。原告認為,被告陸韜之行為嚴重違反競業禁止合同約定,損害了原告公司利益,已構成違約。為維護公司合法權益,特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陸韜向原告支付違約金人民幣10萬元;本案訴訟費用由陸韜負擔。

    被告陸韜辯稱,原告列舉的競業禁止的條款,沒有規定對義務人的補償,違反我國法律的規定;協議11條,涉及對第三方的權利的支配,應認定為無效。我不存在競業禁止或者說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我母親開公司,我并沒有參與公司的經營。經事后了解,我的下屬私自幫助我母親的公司做事情,與我無關。因此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經審理確認如下事實:

    2007年9月,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核準,北京學大世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名稱變更為現名。其經營范圍包括:研究、開發教育軟件,教育技術咨詢、技術服務,銷售自行開發的產品。2007年11月26日,學大公司杭州分公司成立,負責人為陸韜。學大公司的主要業務之一是針對中小學生的教學輔導。

    2007年9月,學大公司(甲方)與陸韜(乙方)簽訂保密協議和競業禁止合同,約定乙方在甲方任職期間及離職后一年內,非經甲方事先同意,不得在與甲方生產、經營同類產品或提供同類服務的其他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內擔任任何職務,包括股東、合伙人、董事、監事、經理、職員、代理人、顧問等。在職期間不得在競爭企業兼職、任職;在職期間不得自行組織公司與甲方競爭,離職前不得搶奪甲方客戶,不得引誘其他雇員離職,離職后一年內,不得開展與甲方競爭的業務或受雇于競爭公司,乙方同意,如上述行為涉及其近親屬,或借助他人名義,均視為乙方行為,由乙方承擔違約賠償責任。乙方如違反合同,均會導致甲方巨大商譽及經濟損失,故有可能承擔違約的民事責任與刑事責任,違約金10萬元。2007年12月,雙方簽訂勞動合同,約定乙方到甲方杭州分公司擔任副總經理,合同期限從2007年12月1日起至2010年11月30日止。乙方承諾,未經甲方書面許可,不到除甲方或甲方關聯企業以外的任何企業、組織或者機構任職或兼職。乙方每月工資為5000元,包括基礎工資、崗位補助、單休補助、福利。合同附件包括關于知識產權、保守商業秘密、競業禁止協議等。2008年6月7日,學大公司以陸韜違反法律、法規及公司制度,且違反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及附件為由與陸韜解除了勞動合同。本案審理過程中,學大公司主張陸韜違反了在職期間的競業禁止義務。陸韜辯稱有關條款無效,并稱約定的違約金過高,但未提交相應證據。

    另查,2008年5月8日,思承公司成立,經營范圍為教育信息咨詢,其主要業務之一亦是針對中小學生的教學輔導。思承公司的股東為趙美珍、孫黎麗,其中趙美珍的出資占70%,且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美珍系陸韜之母。

    2008年6月18日,經學大公司申請,北京市中信公證處對相關網頁內容進行了證據保全公證,相關頁面顯示,思承公司于2008年5月6日在杭州人才熱線網站上發布招聘信息,在聯系方式中所留的電子信箱為tao127@163.com,聯系人王老師。學大公司向本院提交了陸韜通過該電子信箱向學大公司發送的文件打印件。學大公司主張上述電子信箱為陸韜所有,陸韜在該公司工作期間幫助思承公司經營。陸韜認可上述電子信箱是其所有,但表示該信箱2008年3月后由其母使用,相關內容由其母發布,但未提交證據。

    2008年8月18日,經學大公司申請,北京市中信公證處對相關網頁內容進行了證據保全公證,相關頁面顯示,在新浪BLOG中登載了一篇文章,主要內容是一位求職者的經歷,其中提及求職者2008年4月30日到學大公司求職,結果所簽的勞動合同中用人單位變更為思承公司,在其進行核實過程中,學大公司老總表示其是為思承公司招聘老師,且思承公司的工資比學大公司高。學大公司還向本院提交了一份勞動合同,主張合同簽訂者白莉英即博客作者,但合同上并未有思承公司的公章或陸韜的簽章。陸韜對該博客文章及勞動合同均不予認可。

    學大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該公司委托的律師與學大公司員工吳月群之間的談話筆錄,內容提及:2008年4月中旬,吳月群曾在學大公司杭州分公司銘揚校區為思承公司培訓過老師,在其向陸韜詢問時,陸韜表示思承公司是學大公司的協作單位;約在2008年5月初,吳月群受陸韜指派到思承公司幫助工作;學大公司有二名員工曾到思承公司工作。陸韜以吳月群未到庭為由對相關談話筆錄內容不予認可,但表示吳月群確實曾到思承公司工作過,但系吳月群與其聊天過程中得知其母開公司后,自行到該公司工作,事后其母先知此事。

    上述事實,有學大公司提交的勞動合同及附件、解除勞動合同通知、企業名稱變更通知、營業執照、宣傳材料、思承公司工商登記情況及其宣傳材料、戶籍證明、各證人證言、電子郵件打印件、公證書及本院庭審筆錄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學大公司主張陸韜在職期間違反了雙方約定的競業禁止義務,陸韜認為相關條款無效,本院首先進行審查。關于競業禁止的經濟補償,陸韜作為學大公司杭州分公司的負責人,系學大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對公司有忠實的義務,未經學大公司同意,不得利用職務便利為自己或者他人謀取屬于公司的商業機會,自營或者為他人經營與所任職公司同類的業務。由于學大公司已向陸韜支付了在職期間的報酬,對其實行競業限制,并不會危及其生計,故即使雙方未約定另行支付補償金,有關陸韜在職期間的競業禁止約定仍有效。

    根據雙方約定,陸韜的近親屬或陸韜借助他人名義從事了競業禁止行為,均視為陸韜違反約定,應承擔賠償責任。一般來說,近親屬之間由于血緣關系聯系十分緊密,受雇人在親情與單位利益的取舍上更可能傾向于親情,即近親屬比其他人更容易從受雇人處獲取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進而利用商業秘密謀取不當利益。本案中,雙方的約定可以起到提示陸韜事先注意這種風險的作用,促使其面臨相似情況時能夠作出正確判斷。另外,陸韜對其近親屬的個人情況應比學大公司清楚,其簽約時應已對其近親屬從事相關競爭行為的可能性有所判斷,如這種可能性較大,其可向學大公司說明并進行協商?,F陸韜既然同意該條款,應是表明其愿意承擔簽約帶來的風險。從條款內容上看,并未給第三人設定義務,實際上是雙方對如何認定陸韜違反競業禁止義務的細化,且并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對陸韜主張上述條款無效的辯解,本院不予采納。

    陸韜在學大公司工作期間,其母與他人成立了與學大公司經營同類業務的思承公司。思承公司經營期間,曾利用陸韜所有的電子信箱進行招聘。陸韜辯稱該電子信箱已轉讓給其母使用,但未提交證據證明。另外,如陸韜確將其所有且正常使用的電子信箱轉讓給其母用于經營,他人在未知曉的情況下,可能將發給陸韜的郵件仍發至該郵箱,不但給思承公司經營帶來不便,且無法保證陸韜的相關信息的安全。在電子信箱的獲取十分便利的情況下,陸韜的辯解不合常理。故本院對其辯解不予采納,陸韜應參與了思承公司的招聘工作。

    陸韜作為學大公司杭州分公司負責人期間,其下屬員工曾為思承公司提供了培訓等服務。陸韜稱其事先并不知曉,本院對其辯解不予采納。首先,陸韜之母經營思承公司,根據約定將導致陸韜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從常理來說陸韜應不會隨意向他人透露,陸韜下屬員工如何得知。其次,思承公司對員工進行培訓等工作,要求主持培訓人員應具備較高的業務能力,且由于相關人員可能借此掌握思承公司的經營信息,故思承公司確定人選時應是十分嚴格、謹慎。如陸韜事先并不知曉,其母經營的思承公司如何確定學大公司上述人員具備相應的能力并相信其不會非法利用其商業秘密?第三,陸韜作為負責人,有權對下屬的員工進行管理,現其下屬員工在工作時間多次為其母經營的公司工作,且其毫不知曉不合常理。故本院認定陸韜利用學大公司員工為思承公司服務。

    學大公司主張陸韜在學大公司直接為思承公司招聘員工,但其提供博客文章及勞動合同不足以證明陸韜從事了上述活動,故對學大公司相關主張均不予認可。

    綜上,本院認定陸韜在學大公司工作期間違反了合同約定的競業禁止義務,應按約定承擔違約責任。本案審理過程中,陸韜以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于造成的損失為由要求減少??紤]到陸韜原系學大公司杭州分公司的負責人,其利用職務便利協助其母開辦的思承公司進行經營,為了思承公司的經營利益 其很難履行對學大公司的忠實義務,盡職盡責地為學大公司工作。由于兩家同處一地,其行為必然給學大公司利益造成重大影響。同時,陸韜稱約定的違約金過高,但未提交證據。故本院對其辯解不予采納。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告陸韜支付原告學大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違約金十萬元。

    如被告陸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則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二千三百元(原告預交),由被告陸韜負擔,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上訴于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如在上訴期滿后七日內不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盧正新

    代理審判員    李  穎

    人民陪審員    程保榮

    二OO八 年 十 月 二十 日

    書 記 員  張連勇

    ?亚洲国产中文在线视频免费_国产免费视频_亚洲国产在线视频精品 -欢迎您!